设为首页注册登陆
世界的爱
小伙求助:救救我的传销女友

本报记者昨日赶赴西安,与华商报和当地警方解救出包括小伙女友在内的50余名传销人员

 

新闻前缀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对情侣。男孩叫安安(应当事人要求用化名),25岁;女孩叫阳阳(化名),21岁。同样独立自强的性格让他们相识、相爱,成为一对有情人。不想,女友被骗入传销窝点后,被完全洗脑,做起发财大梦。女友希望共同庆祝生日的借口使安安也陷入了传销窝点。呆在那里的一个多月,他本想帮助女友回归真实生活,但始终无果。于是,他借口逃离。

 

返回家乡后,安安立即求助本报,欲拯救痴迷女友,以及陷入传销窝点里的更多的人。

 

7月9日,晋秦两地媒体联动,展开了一场大拯救!

 

 

孤儿给本报发来求助短信

“我被女友骗入传销组织了,现在找借口逃了出来,我的女友还在那里做百万富翁的发财大梦,我想救她,你们能帮帮我吗?”7月4日,本报记者接到这样一条求助短信,落款为孤儿安安。

按照短信上显示的手机号,记者与安安取得联系,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和女友的爱情以及被骗入传销窝点的经历。电话中,安安情绪有些激动,言语中透着一丝焦急,“我尽了全力,希望她能清醒,可是不行。希望你们能帮我一起救救她,不然她的一生就毁了呀!”女友原本自强自立

安安说,她和女友阳阳是山西老乡,2009年经人介绍,在太原相识。阳阳家境一般,总憧憬着生活有所改变。当时,阳阳以推销酒为生,每天早出晚归,穿梭在太原的大街小巷,发宣传册、跑业务,十分辛苦。

“我要过我想要的生活,辛苦一点没啥!”安安还记得女友坚强的话语。他说:“不管多累,那时的阳阳都没有丝毫怨言,总能看到她自信的笑容。我是个孤儿,没有亲人,也是一个人在外打拼。她的独立自强,使我从心眼儿里开始欣赏这个女孩。”

后来,经同学介绍,阳阳在一家药店卖药,由于交际能力强,能吃苦,销售业绩节节攀升,薪水也从最初的五六百元涨到了1000多元。

2010年春节,阳阳回老家过年。“就是这次回家,使她的生活发生了转变。”安安说,阳阳的同学称在西安和别人卖电脑配件,生意特别好,缺人手,想请阳阳过去帮忙。考虑到待遇很优厚,阳阳便答应了,她压根没想到是去做传销。为女友庆生陷入传销窝

安安当时在北京朋友的店铺里帮忙,没顾上到西安去看阳阳。而此时,阳阳已经被洗脑。

安安回忆说,今年4月底的一天,阳阳打来电话对他嘘寒问暖。随后便说,她快过生日了,一个人在西安很孤独,想让安安过去跟她一起过。另外,她还想开个店,卖包,想请安安参谋参谋。想到女友孤身一人在外,自己很长时间也没去看望,于是就答应了。

5月19日,安安来到西安。

“阳阳住在西安市阎良区的一个居民小区。刚到的时候,我感觉环境还不错,等被领到宿舍里,我就傻眼儿了。一间不到八十平米的房子,分别住着男男女女六个人,只有饭桌、衣柜等简单陈设,最值钱的物品就是一台电视。后来的两三天,阳阳陪着我逛公园,我们过得很开心。第四天时,阳阳给我介绍了她们的经理,这位经理拿给我一本业务洽谈资料,里面说什么入会费3800元,卖男士西服、美容美白护肤品等,发展3个下线后如何如何收益……我一看,明白这是传销。立即感觉被阳阳骗了,向她发起了火。阳阳则劝我说,刚开始谁都不愿意接受,并请求我帮帮她。“看着女友期待的眼神,不知怎地,我的心突然觉得很痛,瞬间决定要留下来让女友清醒,帮助她从这场骗局里走出来,回归平实的生活。”逃离魔窟寻救助

早上6点起床,7点晨训,学习经营管理条目,晚饭后互相讨论……此后的一个多月里,安安每天都在学习各种“知识”。

安安说,早饭只有一碗清水粥,里面只有几粒米,没有菜。由于担心被发现,他们都是分散上课,上课时,五六十人挤在宿舍里,没有电扇,空气很糟糕。尽管他没有被控制人身自由,但这里的规定还是挺严的,晚上7点以后不允许单独外出,如果有事外出必须请假,还得两人以上陪同。

为了不使人对自己产生怀疑,“公司”催交会费时,安安向朋友借了1000多元,加上身上仅有的2000元,凑够了3800元。

而每每看到阳阳投入那么高昂的激情认真地做这件事时,安安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痛。他说:“我曾劝阳阳回心转意,踏踏实实地生活,但阳阳却不以为然,每次都要和我吵,还反过来劝我说,忍耐一年,我们的生活就会有大变化。”

见女友如此执迷不悟,6月底,安安只好借口回乡借钱逃了出来,并立即求助本报,希望能帮助拯救女友。

本报记者9日上午赶到西安后,迅速与华商报记者宋飞鸿和西安市公安局、阎良分局取得联系。警方迅速安排部署了拯救方案,经过一下午的踩点摸排,最终确定了传销窝点所在地。晚上7点30分,拯救行动开始。最终,阳阳被解救了出来。截至晚9点40分行动结束,当地警方和工商部门共出动19辆车,投入百余名援救人员,捣毁了分散在居民区的19个传销窝点,解救传销人员50余人。

关键词:
节能减排我承诺
三八妇女节百年百位杰出女性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