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注册登陆
世界的爱
废旧手机成严重污染环境杀手
  众人皆知的“山寨”一词,最早源于深圳华强北商业街生产的低端手机。
  作为亚洲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中心,这里曾云集了2000多家与手机相关的商铺。然而,曾经“一铺难求”、租金惊人的华强北,如今正在经历萧条冷落的寒冬。
  从功能机时代进入智能机时代后,手机市场已经历了多次“换机潮”,但由于废旧手机回收体系的不健全,每年大量淘汰的废旧手机成为严重污染环境的“杀手”。因而,业界人士认为,我国亟待建立一套完整的废旧手机手机回收制度。  
  回收成难题
  最近,苹果最新一款手机产品iPhone5火热上市,家住北京的刘小姐也迫不及待地在网上预定了一台。刘小姐是位不折不扣的“手机控”,几年下来已更换了十来部手机,而每次换手机,如何处理旧手机就成为一道难题。
  事实上,像刘小姐这样的消费者不在少数。自从手机从功能机时代进入智能机时代以来,随着新功能的不断出现和硬件的持续升级,手机市场已经历了多次“换机潮”,而数量庞大的淘汰机去向也引起了业内人士的注意。
  对多数人而言,淘汰后的手机无外乎三种归宿:送人、闲置或当废品卖掉。
  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绝大多数人都不太愿意将手中多余的手机交给正规的回收企业。不少人对手机闲置家中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一方面对旧物件有感情,当作纪念保存起来;另一方面,担心手机回收后的个人隐私会泄露。
  据上海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由于渠道不通畅加上回收价格低,很难从消费者手中成规模地将废旧手机回收上来。
  刘小姐的遭遇也佐证的了这一观点,她告诉记者,本想收将手中用不着的手机卖了,但商贩只愿意出100元收购,一部三年前买的功能机甚至只能卖10元钱,“一气之下,我就把这些手机给了老家亲戚的小孩当了玩具”。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之前发布的《化电子垃圾为资源》报告说,目前全球每年废弃的手机约有4亿部,其中中国有近1亿部,回收率却不足1%。而在上海,每年淘汰的手机至少有400-500万部,但像上海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有限公司这类的“正规军”,却常年处于“吃不饱”的状态,营业至今最多的一个月也就收到了500部,仅占市场总量的1%。
  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副会长潘永刚对记者表示,一吨废手机,经过加工提炼后,能产生300-400克的黄金,500克左右的白银。然而,大量可再生的废旧手机并没有进入正规回收企业,而是闲置在家,甚至有一部分流入了低水平的小作坊式企业,让本可以无害利用的“城市矿产”反而成了“城市污染”。  
  警惕二次污染

  如果废旧手机得不到妥善处理,其中所含的危险化学物质会对生态环境和人体健康产生长期的影响。
  很多手机产品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内部零件却往往隐藏着很多看不见的有毒或有害物质,例如聚氯乙烯,溴,以及铅,汞,镉,铬等重金属。比如,苹果公司曾在《2011年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中,首度承认137名工人“因暴露于正己烷环境,健康遭受不利影响”。
  由于制造商对他们的“配方”守口如瓶,唯一能够知道现在手机里所含有成分的方法是将手机拆解后对相应部件进行分析。
  前段时间,美国手机拆解机构IFixit与非营利组织H ealthyStuff合作,对包括iPhone5在内的苹果、三星、黑莓、LG、诺基亚、摩托罗拉、H T C等常见品牌的36款手机进行了拆解,并且对提交的组件通过X射线荧光光谱法(一种确定材料化学成分的方法)来进行分析。结果显示,即便是在此次研究中表现最好的手机也含有危险化学物质,而在36种手机中,有24款在铜含量上都属于高风险范畴。
  据悉,美国属于电子产品回收较为普遍的地区,但是移动电话的回收率依旧不高,美国人丢弃了1 .3亿部移动电话,在这些移动电话中回收率仅为8%。
  业内人士表示,手机中所含的有毒或有害物质大致分为两种,一种在内部电子元件上,另一种在外部手机塑料外壳上。
  “手机主机板、显示屏、电池、芯片在组装和生产过程中会含有一些有毒成分是不可避免的”,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称,不过在一般日常使用状态下,手机并不会散发有毒或有害物质。
关键词:
节能减排我承诺
三八妇女节百年百位杰出女性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