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注册登陆
世界的爱
务工子弟学生受困异地高考政策
  记者第三次采访温玉泽时,他的脸上依然没有笑容……他在中国第一个办起“异地高中班”,而且一办就是6个。  
  “别耽误了孩子”
  “两眼一抹黑”就建学校
  不足20亩的校园内,既有小学,也有初中和高中。千余名孩子,年龄相差甚大,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身份——外来工子弟。而这所名为晋江市荆山学校的创办者,正是老温。
  48岁的温玉泽是重庆垫江人,上世纪80年代末就到晋江打工。从油漆工做起,后转行当建筑小工,靠着在工友中建立起的威望,老温成了他们这支四川重庆籍建筑队负责人,做起了“包工头”。最多时,手下有1000多人。 进入新世纪,高速发展的晋江经济像疾驶的动车,也带火了全市建筑市场。但每年3月、9月企业建设高峰期,却屡屡一工难求。为何?原来此时恰值新学期开学,他们往往要回家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
  “我就琢磨,要不就在晋江当地办所学校,既解决工友们的后顾之忧,也能稳定自己队伍。”老温告诉记者。晋江也正苦于大量外来人口进入后,给当地带来公共资源严重不足的压力。老温的荆山小学顺利获审。
  2005年,荆山小学正式开办。因为只招一至四年级,老温原本盘算最多就招200个学生,可没想第一年就有287人报名,近一半的教材都是开学前三天临时复印的,此后报名人数连年激增。“没想到这么多工友都为孩子上学发愁。我这两眼一抹黑地办起了这所学校,没想靠它赚钱,就希望别耽误了孩子就成。”
  然而,令老温没想到的是,他的一句“别耽误了孩子”的承诺,让他无意闯入了中国教育体制改革这片陌生的领域,以一己之力向着改革的最深处,发起了一次次挑战与冲击……  
  “总不能甩手不干”
  小学初中高中连着办
  记者第二次来到荆山学校时,阳光下,孩子们正分年级、班级轮流换好校服,分批等着和温玉泽他们一块儿照相。这是每年荆山学校都要进行的一项活动,因为每个学期结束后,都可能有一批孩子再也不会回来。
  经过特批,专职老师给记者开了锁后,学生林艳(化名)带着我们走进了她们的学生宿舍。每个房间都挤得满满的,大的有十二三张床、小的也有七八张,全是上下铺。但每个房间都装了空调,楼下还有两个专门的公共浴室。学生公寓对面,82座、54座、32座不同规格的8部校车,停在校园操场一角。而这也是目前晋江唯一一所有学生公寓、第一所有校车的外来工子弟学校。
  原本是一片废弃养鸭场的荆山学校,这几年在老温的不断投入改善下,虽然条件还很难和当地的公立学校相比,但该有设施也都应有尽有。实验室、电脑室、语音室,甚至游泳池,也一应俱全。为了学校建设,老温甚至把自己在晋江买的房子、车子都卖了,如今一家三口,全都跟着他一起住在学校。
  其实老温也不是没赚钱,自打办起荆山学校,稳定了工友队伍,老温建筑队收益大幅增加。特别是2006、2007两年,别人找不到工程队时,老温的队伍就一个活接着一个,“叫价都比别人高,这两年净赚有1000多万元。”
  可办起小学后,工友们又希望他接着把初中办了;办起初中,又希望他再接着办高中。结果就这么一路走来,投入越来越大,事情也越搞越多。老温最后干脆把生意全交给了他人来做,眼下他自己的建筑队只剩下百来号人,生意也就日渐惨淡。
  办学不挣钱吗?林艳告诉记者:作为高中生,学费是最多的,一学期5200元左右,包括学费、学籍落户、书本卷子、住宿、餐费、保险等内容。与晋江当地已经实施免费高中教育相比,这笔钱不算少。“可外地生根本进不了当地中学。父母又都在此打工生活10多年了,回老家上学既不现实、成本也更高。这个价格,我们家还是能接受的。”林艳说。
  “2007年办完小学办初中,2009年办完初中办高中,到了这步,我总不能走到半路就甩手不干了吧。”老温告诉记者。  
关键词:
节能减排我承诺
三八妇女节百年百位杰出女性盘点